新开新闻

搜索
首页» 社会 特写:香港彩虹邨一户居民的坚守与期望

特写:香港彩虹邨一户居民的坚守与期望

发表于 2019-10-21 15:31:47

新华社香港9月20日电-香港彩虹家庭的坚持与期待

新华社记者苏万明董芳

彩虹屋(Choi Hung Estate),香港著名的公共住宅小区——由当地政府为低收入居民建造的“廉租房”小区,曾经是“网上购物打卡的地方”。拥有57年历史的建筑外墙被涂上彩虹色,这使得许多游客喜欢站在住宅区停车场顶部的平台上。“彩虹大厦”是背景,在旅行中留下了印记。

如今,随着“彩虹大厦”外墙的颜色逐渐褪去,这里的一些居民也陷入了各种各样的困境。然而,他们仍然珍惜自己的梦想,期待“彩虹”颜色的未来。

进入其中一栋建筑,一条50到60米的走廊穿过中心,两边有40多栋房子,灰色和蓝色的铁门紧闭。王女士是香港公民,40多岁,住在一个公共屋。当门被打开时,电风扇使劲摇着头来吹风,稍微降低了房间里的热量。

住在香港彩虹庄园的王女士正站在一个小房间里。(新华社记者罗欢欢照片)

长方形的房间长34米,宽78米,高约3米,没有“房间”或大厅。在房间的中间,从门到房间的尽头,有一米多宽的空间,堆满了小方桌和其他物品。右边的墙靠近一组橱柜,一直通到房间的尽头。左墙的前半部分配有两张床,首尾相连,上下伸展,一直延伸到屋顶。在床头抽屉的把手上加了一块铁,以便踩上踩下。厕所长一米多,宽不到一米,挨着床的末端,没有窗户。在房间的尽头,有一个大约2平方米的厨房,里面堆着纸箱和其他杂物,让两个人很难下车。

现在有4个人住在狭小的空间里,王女士和她的妻子,他们18岁的女儿在高中学习,还有她6岁的儿子。王说,她的婆婆从1962年起就住在这个公共住房里,并把它传给了他们的夫妇。多年来,不是他们不想要新的公屋,而是没有更合适的选择。

王女士在2007年左右到达秀茂坪的一个公共住宅小区之前,已经排队等了大约3年。然而,公共住房面积与目前占用的面积相同,位置太偏远,交通费用太高,不利于丈夫外出工作,也不利于老年人的活动和子女的教育。此外,彩虹庄园外还有地铁和公共汽车,所以他们仍然选择住在彩虹庄园。

在入口位置,有一个小秋千和两个梯子,从屋顶悬挂到地面。“这通常是我儿子用来进行上岗培训的。他每天锻炼前庭功能两个小时,而不是玩具。”王说社区里没有类似的训练设备,她只能在家里安装。

王说,她儿子两岁时,只会说一个单词,词汇量很小,不能正常走路。她和丈夫觉得不对劲,带着儿子去评估。结果表明,由于自闭症、感觉障碍和智力受限等症状的叠加,儿子是有特殊教育需求的残疾人。

这是香港彩虹屋9月17日的户外场景。(新华社记者罗欢欢照片)

王女士的家庭月收入约为2万元(港币,下同):她的丈夫是一名“建筑工人”,通常到处找工作,月收入不到2万元。政府的伤残津贴是1600元/月,但将于明年9月到期。能否继续支付将由政府评估。此外,社会护理基金提供每月2400元的护理津贴,但仍处于试验阶段,明年可能无法提供。

“不管你有多痛苦,你都不能伤害你的孩子”——这句话适用于任何地方。王女士的家庭每个月都要花一大笔钱,这是她儿子的教育。按照医生的建议,从他儿子3岁起,他必须接受特殊教育课程,如演讲、知觉训练、社交、绘画、游泳等。,每月至少花费10,000元。

“政府也对特殊教育学校进行了分级,但资源不足。有些课程是间歇性的,没有尽头。他们必须私下接受教育。”她说,一些私立学校900元的学费高达45分钟,但在那里已经很便宜了。

王女士也隐隐约约地担心她的女儿,她从小就学得很好。近年来,她的成绩慢慢落后,她的性格变得非常固执和孤僻,基本上没有朋友。回到家,我蜷缩在上铺,躲在窗帘后面玩手机。"这个18岁的女孩在家里甚至没有私人空间,这真的伤害了她!"

尽管生活压力很大,王女士和她的丈夫一直在努力为他们的孩子创造一个温暖的家庭氛围。他们一直坚持家庭日活动。周末他们将和四口之家出去郊游。有时他们会准备一些食物去海边烧烤。

谢天谢地,这种努力得到了回报:在最新的评估中,儿子的综合能力有所提高。女儿也开始在浸会大学学习视觉艺术和社会心理学两门课程,并交了三个朋友,变得开朗了一些。

“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健康成长,我的女儿将来能找到工作,过上好日子……”她说,她还希望政府能够增加投资,购买更多的特殊教育社会服务,并为社区中的特殊人群建造更多的娱乐和锻炼设施。

据香港工会联合会社区主任苏乐嘉称,彩虹之家拥有7000多户家庭和16000人。大约30%的家庭与王女士的家庭有相似的经济状况,并期望得到社会更多的关注和支持。





上一篇:江苏:天猫圣伦特食品专营店木薯淀粉不合格遭处罚

下一篇:美锦能源控股股东一周内两度减持